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传尺素

鱼传尺素

 
 
 

日志

 
 

念亲亲有温  

2018-01-07 19:4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买菠萝,每七天两个,是不吃的,只是放着,任其发散出香,弥满在小时空里,以此为敬,仿佛我不在此世界的亲人,时时处处可飨之。 恰如此,才足了意。常做此想,若得至诚,一时一物,是可以横亘古今的,所谓思入风云,道通天地。

张若虚有一句“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生活果如此,总有很多的相似,相似到仿佛没有过往,无法区分。可是,亲人们,老辈的亲人,细细数来,竟一个都不在了。

我初工作时,一日,在车站,偶遇三舅,他坐在那里,蜷缩着喘息,那是整个家族的过敏性哮喘。为他买了车票,也买了水果,送他上车。岁月倏忽,竟已是29年前。三舅也早已作古,尚在时,常和我母亲念叨这件事,那老人心中存着这份暖。

我老舅也是,常青布衣,青色鞋,袜子洁白,偶尔会来我家,我母亲做一点小菜,他会常坐小饮,将家中内外,事无巨细,悠悠地和母亲说个尽,但语气总是清和的,从未对谁有过不满意,缓缓地样子,也仿佛天地之间的人事,都是如此,不必惊异,皆可原谅。忽一日,老舅竟离世了,也只是因为感冒,在打吊针的时候,就没有了呼吸。表兄弟们,自是继承了他的温厚,也没有和医生有丝毫的理论,大抵此举,必是最令他泉下心安。

我二大,是个脑子里无穷尽故事的人, 也总是气喘不已,很少大声说话,不见他有脾气。我童蒙时,那些如“孙继高卖水,朱买臣休妻,包公断案,聊斋鬼狐 ”等等,多半从他讲出来,他很会种树,一棵树上,可以结出几种味道的果子来。那时,觉得他是神奇的。他很早辞世,现在,即使极努力回忆,也竟记不得他的模样。

母亲有一个舅母,我们都呼她叫三舅姥姥,小时候,常到我家里来,大约她是比较喜欢我母亲的。她很年轻的时候,就失去了丈夫,而唯一的一个儿子,因为心脏疾病,也很壮年就病故了。大抵因为她经历坎坷,就显得十分别样,极清瘦洁净,个子不高,眼睛却是大明亮的,她吃素食,葱花也是不沾的,她每来,母亲总是给她做豆腐吃,她吃的也极少。她不识字,却能讲整部的《红楼梦》和《三国演义》。她走路轻盈,风般,梳着一个髻。她慈温而清静地微笑,从那清澈的眼睛里散出来,像一道最美丽的印痕,刻在我的记忆里。她的孙子们,极孝顺。她苦难的人生,却有另一番获得。有时,看她背影,觉得她会飘到天上去,甚或以为,她是来到人间,告诉我们,神仙就如此样子。母亲说,她年轻时,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儿。

家族中最大的哥哥,是我大伯父的儿子,读书很好,考了兰州大学,而我的伯父伯母,只有这一个孩子,竟是因为受不得分离,硬是将他从甘肃叫回来,只谋了个林业部门的差事,又被包办了婚姻,为人又极孝,在他那强大的母亲面前,总是弱弱地承应着,刚过了50岁,就病故了。他每次来,都喜欢和我的姑母在一起,他们极谈得来,许是对神明的深重敬畏,现在想来,也更因为他们都婚姻不能自主,大约都是心中郁郁,姑侄之间,有着一种同病相怜的互通。他喜欢笑,说话也幽默,也是瘦极。

二伯母,是家族中最长寿的,87岁离世。总是记得她,高声说:我姓李的丫头怕谁?她很锋利地活过这一生,与周围的人交往,从不畏惧,更从不服输。和几个儿子,尤其是媳妇,总是无法和谐相处。老来,她眼睛有些看不见了,拄着一个手杖,也依然很顽强的样子,几年前的夏天,我回老家,她还依然硬朗,只是说着说着话,她会睡过去,然后,又忽然醒来,絮絮地说些旧时光里的人。

。。。。。。

我父亲和母亲,也从时光深处走出来,笑依然,叹息依然,安宁依然,睡依然。。。。。。

菠萝的清香,缓释着,和亲人们气息融融,不曾相隔。

逝者如斯,念亲亲有温,人间天上。

  评论这张
 
阅读(922)|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