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传尺素

鱼传尺素

 
 
 

日志

 
 

天伦有乐啊  

2016-06-04 23:0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送我回来的司机,毕竟是专业,真是极给力。我上课结束,最速度快到家的一次。已而,星月在天,一地斑斓。对这城市,习惯了不太夜,就开始了的宁静,剩下的是绿,是影,是没了的槐花,是简凉的当下。此时,满心是晚上的感怀:万事从人,百年皆客。我便又路过了一个昼夜。伴疏星,也伴心月。

先,在圈子里,看见最爱种花的D,晒着她的龙沙宝石,那层叠的娇媚,隔着手机的屏幕,夺目而来,不得不再揉揉眼睛,确定下,是否真。却是真真的,绽放的,半含的,娇羞的,色洁又贵,遂生出敬畏,自然多么奇异,给你见证无数不可刻意发生,让最极致飘然现前。

每周六都有一段和家中老人共享的时光,偶尔我略晚些,婆婆总会电话过来,问到哪里了,那时,我常还在中路,从树叶渐渐绿,鸢尾花开,杨花飘尽,槐花有香,蔷薇正艳。。。。。。四时之景,轮换交接。老人习惯了我这时候的到来,仿佛是一个固定的程序。久了,成为常,常真的让人心里安宁而习惯。在我,吃老人做的菜,凉拌小白菜,萝卜汤,煮的熟烂的黄豆,辣白菜,偶尔会有苏子叶,水芹菜。。。。。。总是会肚腹满满,吃前,吃中,吃后,自是极赞的,偶也会故意拍打肚子,笑说,减了六天的肥,这一天就全返回了。那时,我婆婆必是笑的眼,找不见眼珠,却全是那一颗软软的慈慈的爱孩子的不尽的心。

很有些时候,尤其是节日,我见她有些驼背的瘦削的影,在屋内,在厨房,会莫名生出很多酸楚,泪水会涌在眼,然,总也会一侧身,以笑颜相对,说:妈妈,地瓜的叶子长的太好了,纳豆做的太好吃了,那颗君子兰的花怎么那么大啊,顺便将那说不出来的为什么生出的泪水就回流到心去了,亲亲的情啊,可以以这种方式,迂回婉转,起落之间,寻常的经过,日子里没有怨天尤人,只剩下面对生活本真的样子,接受岁月里所有的发生,珍视每一笔馈赠。

下午,我耐心教她使用微信,在秦皇岛,有她的老姐姐一家,婆婆十分希望她能将两个孩子的照片传给她们。几遍叫过,她很认真的辨识,哪一个是微信的图标,怎么打开,怎么按键说话,怎么找到+号,传送图片,但终于还是不够熟练,眼神还是不够用了,她一边动手,一边说自己老了,不敏捷了,跟不上形势了,叹息声声。我缺一直赞,说已经够好了,已经够好了,她也就有些小小的得意满足。

大多时光是这样,我和她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阳光也还很好,多半说孩子们小时候的时光,尚熙多么喜欢闹人,贞熙又是怎么一直和她睡在一起,夜里起来给她盖无数次被子,点点滴滴,似乎她从不辛苦,每一点滴,都饱含天下最宠爱孙辈的典型的祖母的绵绵不尽的爱意。也会说那些部队里的老同事,谁家的孩子还未结婚,谁家的孩子不开心父亲找了老伴,谁得了重病又好了。然后话题总会循环落到,借金阿姨,李阿姨的口,来夸奖自己的儿媳妇,多么多么的好,让她吃到最早的樱桃,吃到最好的草莓,吃到她最喜欢的洪家草鸡蛋。。。。。。如是如是。。。。。。老人的心思啊,多么多么的细腻而策略啊!

但我们从来不谈逝去的亲人,彼此心里都有着一份惊人的默契,有时候,真感慨,人性中竟有这样一份好,知而不言,思、念、情、意,全是默默,如水,如烟。大多又会说窗台上的花,不同的角度,让这些花,在话题里变得那么好,那么旺盛,那么有技术含量,那么善解人意。或者最频繁的说电视柜上的绿萝,已经是折叠两次的爬行,仅仅是这块地盘,翠意莹莹,绿拥相抱。自然这绿萝是始于我的,但总是要故作无意地夸奖老人,说:所有我给出去的,妈妈养的是最好的了,长度,叶子的厚度,光亮度,谁都不能比。我婆婆于是就也会小小的恣意起来,说一句:妈妈除了不会生女儿,别的什么不会?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满脸的得意。

这时光是很悠适的,我公公则是习惯了自己,并不参与我们的无主题闲聊。他或者看报纸,或者拿着各种小器械,修理各种,更多的时候是看日历的潮汐,他对垂钓一直是钟爱的,还对我说:钓鱼太好了,享受啊。前天他还去了羊头洼,几个老人同去,我故意问:钓了几斤?他笑:二斤左右。那语气分明是在教导我,钓鱼之乐,和钓多少没关系。我也于是说,是啊是啊,钓鱼最适合老人了,又最补钙。有一痴迷之趣,对老人而言,又是多么宝贵啊。他在这里,物我两忘,享尽时光。要知道,这已经是84岁的老人了。

许是我也年龄渐老,越来越珍视和老人相处的时光,缓缓地,祥和的,清净地,饭菜极简,却寸寸暖阳。有时候,我心中的他们,竟都是孩子,我竟会想,怎么讨好地哄着他们。譬如我婆婆极喜欢野菜,我便努力寻来给她,她喜欢糯米豆包,也必是要弄些来,自种的小白菜,也是最中意,自然也会给她淘登来,她也吃的少少,然,毕竟还是眉开眼笑的,是从心上来的满足。必也是人前会出去说,这是孩子们给弄来的,很显耀的。

陈年,读书,还依稀记得《项脊轩志》,常想起:“儿寒乎?欲食乎?”,“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如此”,我父母早已泉下,这些话忽然叩击心,难免动情而泣。如今,只余公公婆婆健康安好,也是大福。

此时,风移影动,星辉半窗,寂寂然,与悲与喜都可相安。


  评论这张
 
阅读(631)|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