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传尺素

鱼传尺素

 
 
 

日志

 
 

陌上春花 你我皆见  

2015-02-05 16:3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风声呼啸,却,慢静在心。清茶普洱,细斟品饮,佐禅意书香,记起一句“世缘深处仙缘新”。大约是人的成长,就是别说我不介意,红尘之深,才有解脱它的资本。于其深深处,才焕然一颗心,转尘烟为仙风,也是醒悟之后的事,尘烟也是妙,妙中的宣明,能体察,如水流不停,自净洁它。

天虽有情,事先也是不能够全晓得的,所以奈何天。人虽有意,更是未全知尽的,所以难免寥落。想着“潮打空城寂寞回”的情状,淮水边上的月,夜深的墙,你我心中,重回沧桑历史,又多少伤怀日呢?譬如富贵人家的酒肆宣饮恣意,还是清苦人家的三餐一日奔波,在我看来,都是好世界,好风光。确是,我略知那些颠倒梦想,就不以梦幻为真,不只一生擎着空花为有。

物业的一个大姐,忽一日敲开家门,非要给我擦玻璃,让我惶恐的不知所措。是我受不得别人的好,我却未曾那么好。与她,不知道名姓,每次早晨出门,常是她来打扫的时候,每在电梯里相遇,唯一能做,怜她辛苦,恭敬微笑对她,因她手中总是提水,拖布,也总是礼让与她,又或常有亲人送些果米油面,我又吃得少,叮嘱她一定拿走。大约她是记得这些,挂怀在心了吧。坚辞不让,她却执意,说,我做不了什么,这个也不能做,我心里难受呢。仿佛她受了委屈。而我,又最见不得这个。大天也在,说,让她尽意吧,也许她会舒服些。她擦好了玻璃,恰好我从外面回来,她竟十分惶恐说:打碎我的一个花瓶。同她的劳动付出相比,怎么是一个小小的花瓶能抵的呢!倒是我惭愧无尽,执意要给些报酬,她红涨着脸,急急的样子,仿佛心都要拿出来。过了这多天,还依然清晰她的眼神和表情在我心,暖暖的动我。

对于这样的恩好,做如此素扑的表达,在我心中却是雁鸟惊喧,月花愁颤的大喜。如果美的心,可以以此息息相通,那人间有多少苦涩艰难不可以忘怀?那大姐粗糙的手,热情的眼,温暖的心,都是都是甚深甚好的表法之境,让我从中得益,又岂敢不生出恭敬心。

恰逢此时,抬眼,山峰遥远,旷野人稀,我若做得了春天,那大姐就自做成春花春水。你若是晶莹之洁雪,我便也是这冬季静默含情。双林寄身,梁土悲尘,都是一次经过,都是一次命运之机,又何处去,又何必住。

某种热忱或精神,会因为人间有亲,有情,又以雷霆万钧的方式,不时的让人软弱起来,摇移不止。对他人,有自己理念中的见识知觉,晓得个中深意,然情意却不愿有分别,也只愿如陌上桑,陌上春花,你见我见,都在众人的心上,是你,是她,更是我,都不分别。

对人对事,渐渐至于不愿分别,不想分别,也无分别,也与此佐证着“万法唯识”,时间有多长,空间有多大,存于其中的万有有多多,不分别的平等,才让这些日新又新,不生畸变,是保鲜,保鲜是没有生灭,是涅槃之境。

  评论这张
 
阅读(893)|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