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传尺素

鱼传尺素

 
 
 

日志

 
 

又是死别  

2015-12-20 21:2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竟是冬天,频频的落雨,总是有些不惬意。然,大抵也是悲人世多情,生命的戛然而止,天也是,对着人心,难免泪千行。

昨天,正准备着去给孩子们上下午的课,小W电话来,问我,说母亲不行了,要穿什么衣服。我的心随即翻转无数次,脸色倏地煞白,不是我对死亡有恐惧,只是小W已经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经历了生活中太出乎意料的变故,即使大树参天,也是禁不起飓风忽然的,况平常如草。而我是她在这个城市仅有的几个亲人之一。

逝去的老人,也刚68岁,只是前一天晚上头痛,继而就跌倒在地,翌日,中午11点多,离开人世,与这个世界不留一言。近几年的中秋、春节,我们都是在一起的,她和家中的老伯,小孙女,我们共进午餐或晚餐,因她并不太会说中文,所以只是较少的交流,一直是厚实勤奋的样子,脸上总是那么给人安宁和祥和的笑,尤其看着蝴蝶一般的小孙女。那小孙女也是我们的最喜欢,起初,从韩国回来,一句汉语不会讲,现在已经自如地去读小学一年级。她和我儿子坐在医院一楼的椅子上,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大人走去走来,眼神清澈的茫然。她不知,她的最爱她的祖母,她的日日送她上学接她放学的祖母,已经去了天堂。

昨天,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老人已经去了。重症监护室的走廊里到处是人,每一张脸都是哀戚,疲惫,到处充斥着压抑的悲伤和焦虑的气息。每一间监护室里都是生死未卜的人,外面,是茫然无措的等待中的亲人。小W在这个城市没有什么亲人,仅有的几个亲人,大都在韩国,哥哥也刚刚匆匆从韩国飞回,她哥哥,嫂子,走进监护室,与母亲相见,这人世,这死别。他老父亦进去,犹如梦。当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将老人的遗体抬出来,那老父本来是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忽见他踉跄着奔向电梯,此景,我早泪奔。

即使已经亲历过数次的死别,当是自己身边人的时候,那种撕扯的疼痛还会卷席而来。继而,会掀起重重波澜,死亡,终是一道绝望的景。这时候,尤其是,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亲人都如梦境,连悲伤都来不及,都得等着时间,重新泛出来。小W是呆了的,只我凭借对几位亲人离去的故景,还能勉强拣出一点。于是,给老人穿上她平常最喜欢的衣服,里外整洁干净,按照民族的习惯裹上洁白的布。

让老人归于归处,星海湾的大海,便是老人此生的安顿了。

奈何,人世无常,刚欢聚,又永别。此地生,彼处四大已分。又几人以为死亡不过是一次旅行,又几人以为天地为棺椁,星辰为陪葬,又几人安然不薄老鹰不厚蝼蚁。。。。。。

是日,也有本城文化界一人,也成一缕烟,随风去。

斯日,疲累极,思长眠不醒。

  评论这张
 
阅读(734)|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