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传尺素

鱼传尺素

 
 
 

日志

 
 

碎生活简记  

2014-09-22 07:1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想,从家里出发的时候本没有目的的,但是不自觉,在心深处会莫名生出目的地,一定会朝着一个方向走,那里有温情,有记忆,若干年,青了泛黄,落了,再生。

一路过去,海的波浪,飒飒风,树叶翻白着,沙沙响。如果心中还有一份记忆,一份惦念,它远远的在过去,也会咫尺在眼前。那些深厚绵长的感觉,会让眼前的所有,都成为熟悉的媒介,这里的草木,清风,红砖,青瓦,都存贮着那么多亲情和温暖,熟悉的可以随处恣意张开,不拒绝你的沧桑,也这样无比宽厚的接纳谁的不甘和顽劣。无论,风云里翻卷多久,生活就是这样,威严地给人教训,温厚的迎你回归。

解放桥一侧是高高的围挡,龙河还在百姓十分期待的治理中,小船一艘艘弯在桥的栏杆下,两山之间的出海口平顺安然,那些停泊的舰船,还多少透着一点肃穆严整,哨兵肃立。

在一个城市生活的时间足够长,就会将故乡的深深眷恋也转接到这里每一寸,走过,路过,弯腰捡拾过,长久凝望过,苍凉,深邃,千疮百孔的破败残存,典型风格的俄罗斯或日式建筑,樱花,堡垒,高地,塔标,等等,等闲世事,离乱时光。

老鳖湾依旧还是贵族的样子,一汪池水,山石掩映,对面的茵茵绿草和远一点的大海之间,一直是人们视野里的鲜脆生机和无涯辽阔,老人们在这里悠闲地等着时光,他们大半生戎马奔波,晚年安逸。旁边,年纪更大一点的老人一定记得清哪栋小楼曾经住着日本的那些体面人物,日本人在这片土地上曾经那么骄横的主人般生活过,长大的树,还在的墙,典型的窗,后院的角门,老屋的木格子,厚木的拉门,都还是明显的印记。鲜明地提醒着,这个城市曾经那么久的被殖民,甚至有些人的思想,行为,都或多或少的残存着小心翼翼,看脸色行事,不敢枉自主张。

过了解放桥,这个城市的风格就完全转换了,会有一条街全是银杏,或全是塔松,或全是樱花,或全是美人松,但凡是老式一点建筑,大多都被爬山虎牢牢的护持着,隐约露着样式,停下来观看,需要十分的安宁,才能窥见旧时光的原貌,人也会隐隐约约地生出很多繁碎的思绪,在历史面前,仅仅是遗恨或屈辱吗,想想,远不是这么简单。

肃亲王府被重新修了,大和旅馆还是那个苍老的样,老的女子师范学堂毅然坚固厚朴的在那里,而周围那些商贩们的吆喝,和对面部队出租的房子成为各式明显东北风格的杀猪菜馆、歌厅,真是格格不入。文化街的记忆,还是旧的,有些老而朴实的印记,在脑子里跳出来,就不愿意承受当下看起来的繁华,繁华突兀起来,让人陌生的回不去了。

对一座城市,对一个居所,即使已经面目全非,也都还有很多很多的挥不去,这些挥不去的就是深深植在内心的,对建筑风格,对历史印痕,对生活中的来来往往,都记挂着自己的审视和思考,都给付过太多的爱和敬畏,它那么珍贵,即使已经很艰深了,即使有些人一直在这样的大改大变,让许多许多的画卷淡薄寡味,但有些人还是一眼就能够捕捉到那气韵,这气韵,永远有着不可思议的力度,穿透人心。

周六的下午,我和大天从家中出发,骑着单车,大天不熟悉这个城市,但我沿着心中的熟悉,穿梭而过。秋深风好,自享闲适,一路风景,也遇雷雨,小念旧,心有峰峦。简记。


  评论这张
 
阅读(805)|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