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传尺素

鱼传尺素

 
 
 

日志

 
 

直面 解脱  

2014-08-20 18:0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忽然在醒来后,鼻息之间有一抹玫瑰的香,对于玫瑰的香,我是不大追逐的,但这一定是记忆中残存,它在此刻活过来了,引着人对旧日里的某几寸光阴再一次链接起来,比如去过某处,比如谁给过什么礼物,这些定是和玫瑰相关。想想,却是,我的家中存着某君送的一瓶玫瑰润肤水,依然来时。我生日的时候,有人送过一束红玫瑰,而且是穿越千里风尘,几年后,赫然写着:我干干净净地爱着你干干净净的灵魂。未开封的玫瑰水,早就凋零的鲜花,在或不在,都应然。

自然顺着这些,就牵扯出了某地,珠宝的光泽,鲜花的罗列,茶的各种名,那些婉约的女子,乡音浓厚的吟唱,一群赤膊的男人,缠在树上的蛇。悬在高空看下面的滔滔江水,这是卷流而去生金的丽水啊,可是,只见水,不见沙,更不见金,关于淘金的各种,就赋予无穷的想象了,这想象,没有过去关于此事亲历的经验和记忆,就驰纵云天,不掺杂眼见听闻,这景象多纯粹啊,它千变万化在心里,就在空旷的心里,没有人等同并区分,没有人浸入并掠夺,这是多么单一而纯正的自娱自乐啊!没被左右的自在心生,超越了名相、欲念、渴求、满足和绵延不断的苦楚,这是常态下无法觉察的完美,而乐享其中,其中如果不是纯然的完美,怎么可乐享呢,如是还说是乐,那定是盲目糊涂的痴妄之享。

这一时刻,一直两个意象在跳跃,玫瑰的香,是愧对了谁吗?它是在的,在的状态自然,敬重它,存放它,不波及它,和岁月共生灭,也算是守着共老。而蛇却牢牢地盘踞着。 一刹想起,就悚然一惊,很多人向来怕蛇的,这怕就是源于那些别人口里反复讲述的故事,自己读到的故事,都是它被冻僵拯救醒来后就咬死了恩主,或本来自由自在的好男好女,就被它花言巧语诱惑着吃了苹果,就变成了必须掩饰自己,弄一块遮羞布,羞又毕竟遮不住,且怎么救赎都是罪恶累累。

这个城市有蛇岛,有蛇博物馆,有人也吃蛇,有人也打过蛇,多年以前,一个海军的一个校官的妻子曾经饶有兴致的回忆在家乡,蛇安然的在木屋,在柴房,在经过的路,甚至爬上了脚。那是炎夏在一个部队大院里,即使是这样听着她讲,已经叫人毛骨悚然冷汗淋淋,可是她却坦然安宁的笑,她甚至十分喜欢那些蛇,叫它们长虫。是谁让有些人这么对蛇又恐又惧?是因为在无有善恶之前,心就被播满了蛇的恶、蛇的毒,这种记忆牢牢地占据着一块空间,它格式化了整个这个物种。自然界里,生态平衡的状态,哪一个物种就是可恶的呢?

可见,不空虚我心,善恶就钻了空子,有些真相,未曾直接见证,就已经层层被粉刷,遮盖。如果不通过别人的影射,而是直接见过黄昏有余晖,旭日正东升,飞蛾勇投火,野狐自说禅,这些都是真相啊,不扭曲的东西,才更接近美。美不会在负荷的满重中呈现,而唯一的可能是空掉虚掉的心。

可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这样不曾知觉地被经验残害了,致使我们这么歪曲和偏离,这么伤痛和防卫,这么局限和伪饰。。。。。。

有谁能够突破内置的围栏,坦陈自己已经无数次想去死?能够有勇气拨开自己直到鲜血淋漓,筋骨森白,曝晒于青天白日?有谁还体面的四处行走俨然着样子,却隐忍着内心强烈的冲突对抗,冷热交替,兴奋与寂然叠加,以浅欢对深悲?而又几人有通透的眼,看得见这些已经深度重病挣扎活着另一种样子的人?

直接面对真相,才是成熟的样子,真正的成熟是纯然的天真,不用对抗,不用辨识,不用说辞,不用推理,更无偏好,也绝不去追查行事的动机。

很久了,譬如我,也一直努力心存摆脱黑暗的幻觉,并溺在其中而虚假欢欣。真相本身没有高贵卑微,没有善恶和美丑,真正的觉知,岂能将一元割离?即使割离的状态这么充满慈悲和喜舍,就是新生了吗?

为什么被抑郁充满?不说,不想说,不能说,不敢说,这些都是因为这么在乎不破坏人眼中经营许久当下几分光鲜的自己,还翠绿,还热情,还充满善意,还像个人,还健康,还不要这样因为这个而被蜚短流长,而这些?

摸索匍匐中知道,空寂也不是应该念念追求的,如果存着这个念,烦恼依然生生不已,只要是试图,就永远空不掉,而空在蝼蚁,在断木,在琴弦,在头骨,在漂流。。。。。。本在自然,从未离开。

在某一刻,你用刻意邀约吗?若一片秋黄之老,一夕飘残,默安一处。若晚开的一朵,墙角处,悄然静单。若那听不见的雨,游丝般深宠着残荷。你刻意叮嘱过大地吗?一粒种子在鸟的嘴里落下来,就可以长成树。大地从不因为你是兰,就张狂优雅,更不因为长养罂粟,就醉幻狂迷,而她就是以无我的姿态不质疑、不比较、不责难的承接!

我也免不了是以外安内了,也免不了如此深陷其中,保护,生壳,辩证,说理,织网,震颤,以黑白相错。圣贤也究竟就是个样子,而样子的历史是不能复制的,身世、血统、面对的东西南北的生老病死和古代印度是不一样的,即使一样,谁也没有释迦牟尼那样慈爱的姨母。

刻板的套用圣贤来压制自己的某些念想,通常被称之为降服,降服本身就是在制造冲突,谁不是冲突中的对垒者,要认识清楚,承认自己就是冲突中的一方,根本没那么祥和,这就开始真了。真的东西才近空,譬如一个容器,必须空掉,才能帮助盛装五谷,一颗可供自己支配的心,如果存贮着那么多道理和情绪,那么多教条和理想,还有多少空间可以自由运转?

有什么比直面更能解脱的呢?心理治疗有一种冲击疗法,就是直面。如果过了,就不再障碍。

玫瑰有香,自不必惊恐。蛇,也只是一生命而已,内明不惧,《心经》如是说: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评论这张
 
阅读(608)|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