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传尺素

鱼传尺素

 
 
 

日志

 
 

却只为它  

2012-10-16 16:2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杯清茶,曼妙几曲,若有若无的雨,偶尔嘀嗒几声,就最是平常的秋的午后了。即使阳光掩藏在云影的背后,也是有足够的精致的。那些树,有层次的鲜明的绿或黄,渐次的红,一个人置身在这里,有纷杂,但更是桃源,是洪荒。郊野一样,空旷中充满。

犹抱琵琶,或掩或藏,总要有几番韵致,留些恰到好处的白,供各种心性的人体味揣摩,就使得一段光景色彩斑斓,跨越千百年,行走万千路,温婉、清和、尖利、错杂都一并交织,你中有我,我中是你,都在一样的自然里。

发生了一些残酷的偶然,但背后是不能错过的必然。人们常在别人的情节里,寻找到关乎自己,自己的最深的爱,最深的惦记。却有大师几天前这般告诫我,最深的爱和惦记,差不多是前世你最讨厌的人,如此跨越了生死,彼此的一份补偿。几番轮回过后,你不是你,她不是她,冤缘不断,却只为它!

斑斓的树,在深秋的风中,是一道绝致的风景。成熟只是厚重罢了,怎么却常误读成凄凉?

往常,这个季节,北大的校园里是黄叶翻飞的,如今西门内那颗银杏树绿荫华彩。拱起的小桥,桥下的水,依旧,不见了当年红色的鲤鱼。湖边的垂柳,影印池中,兀立着的石,从不曾变,这岸边的人,却变化着心灵的风水。未名的湖,有人千般未名情绪,可那日清晨,我深刻的感知着未名的亡魂,一刹,几多寒凉。

寸步难行,就在阴阳交界。弹指顷,你的心去了哪里?我想季老的灵魂可能不愿意离开这个思想自由的地方,我想那个因为打赌说市场经济不可能在中国实现输掉了性命的教授的灵魂也在这里,因为他的一念执守,生命可坦然丢掉了。

穿梭在这样的灵魂的中间,每一扇故旧的门里,每一扇现代的窗背后,有多少犀利的眼,尚存几多正义的心?你常看在眼,升起在心是为物所格式化的人群,因此,便知道某种精神早就失落了,你寻他不着。

所以,不要揣着一颗企图被充满的心,只将一些希冀都统统放下,空着来去。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