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传尺素

鱼传尺素

 
 
 

日志

 
 

杂事杂思  

2011-09-08 20:1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里翻身的时候,觉得腰痛僵硬如铁板,早晨起床后脖子又不能转动了,于是终于下决心去治疗。我的同事一直向我推荐那个L大夫,说她温和心好,手艺也很不错。我不到七点钟的时候,推开诊所的门,里面的人已经满满了,这样就在外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慢慢地等。这时才发现旁边靠窗的位置上有一个老人,是我原来工作单位的老干部,我赶紧站起来去问好,生怕他因为年纪大不认得我,说自己是小G。这老人也十分热情地对我说,听说你换了工作,一切都好吧,我只是笑着说一切都好都好。他是陪着自己的老伴来的,说话的时候,脸色和语气都带着对老伴爱怜的神情。人家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啊,果然如是啊。

说话的时候,又来了一位身材有些发福的女士,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坐下里,我一直觉得眼熟,她也很熟稔地和我打了招呼,并问起我的孩子,可是我始终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后来终于忍不住表示抱歉说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她,她则越发热情地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说我是×村书记的外甥女,是中国银行的。我这才想起因为她的孩子要重新读高中,他的舅舅是我们对接的连心村书记,我帮了一个小忙而已,然后居然记得我。我偷偷的笑了,这个世界可真狭小,若是说谁一句不妥帖的话,岂不是天下尽知啊。

轮到我了,其实我对针灸并不恐惧,去年夏天在我原来居所的楼下就因为颈椎出问题,做过几天的针灸。不过这次还是有所不同,以往是坐着,这次是需要趴着,我趴在那里的时候,腰就酸痛的不能隐忍,那个女医生过来撤掉了我头下的枕头,果然舒服了很多。这时她就在我后脖颈附近操作起来,还说第一次很疼,果然不断的散乱的针刺的痛楚一次次袭来,她说这是梅花针,下次就不用了。刺完梅花,就是扎针了,她的扎针轻而柔,几乎没觉得麻酸胀,似乎是一刹那,针就扎满了肩膀脖颈后腰和腿窝,我还没来得及紧张呢,这一切就结束了。

我因为一次针灸就治好了多年的顽疾——过敏性鼻炎,所以对这个医生也是充满了期待。刚才她扎针的手法迅捷凌厉,确乎是个高手吧。听她说话,慢条斯理,是黑龙江鹤岗来的,有些亲切的乡音,在心里已经有几分可以信赖的亲近感了。对医生的相信,会减轻病的沉重,这似乎是类似罗森塔尔效应的一种心理,我希望自己也受益于这种良好的期待。

针灸结束,我沿着马路走下来,一路的灿烂阳光,心中想着今天应该做点更有价值的事,于是走进交通银行的旁边的采血站,想献点血,那个单薄的穿着白褂子的女医生头都没抬也没看我就说:今天过点了,你明天再来。她的话很冰冷,对于一个志愿者来说,多少有些沮丧,不过,转而又想,任何事情,哪怕是好事,随着机缘才最好。

顺路去了MD,和C女士说了点事,DY姐也很巧的过来,我问了老菩萨的近况,她说很好的时候,又说老菩萨说快过节了,意思是要问候和关注我,说这话的时候DY姐看着我眼泪就流下来了,多日不见的兴奋和欣喜转而就成了悲伤,是她的因为对我关心和同情的悲伤。她随即去了另一个房间,我知道这是她的软弱,而我就干脆转身离去了,我的眼泪是流在出门之后的,节日来临的时候,我习惯了独自一人的情绪,让悲伤坚定板结在一个角落里。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