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传尺素

鱼传尺素

 
 
 

日志

 
 

夜来幽梦  

2010-10-26 08:0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深秋的风中和TJ候了一个多小时,那老妇人才回来,她在电话中说在菜地里,被人绊住,所以才让我们等这么久,令我吃惊的是,她已经70多岁了,竟然还骑着摩托车,动作利落,看起来比去年还要康健。

她照例是在角落里坐着,我依旧是在对面的沙发,只是那沙发已经换掉了,不再似去年那么简朴坚硬。隔着背后的玻璃窗,阳台上是她笃信的诸种庄严的像。她也照例是闭上眼睛,一颗接一颗的吸着香烟,口中念念有词,不时的微笑,不时的自言自语,实则是在和虚空之中的人在对话,和她对话的人就是我的在一个世界里的亲人,一年了,我的心支配着我迫切地想了解亲人的行踪,果然,还是重操旧业,所不同的是来去自由,常常的在我身后,但依旧怀着人世的热切的亲情,不让我白天和黑夜有任何的惊悚,至亲的人总是这样,无条件的相亲相爱,仿佛,我也隐隐地觉察,有不同空间的生命与我形影不离,那生命安静的地置身于任何一处,或者窗前,或者屋后,或者花叶之间,总之,我在,伊也总是在,当然,是我思伊念伊之心无一时不再!

又一个季节将过去,冷的是天气,不变的是一些心情。于是那老妇人就是一条路而已,我可以蒙上眼睛走去,去用智慧感受不一样的虚空,而那虚空我也是可见的,见那些熟悉的人,那些熟悉的曾经的发生。在这些发生里,有生活过的种种情节,亦是清晰闪现,我便在这样的情节里,真切地呼吸着,似乎还有那些草药的气息。

去年的11月15日,我是在蓝堡参加完一个婚礼,天空还是有雪的,早晨我是坐在C的车里,午后就是踏着泥泞,第一次去这个老妇人的家,那时是寻到了些许安慰,如今是让这安慰再来。

叶子开始簌簌的落下了,也有一些草无法掩饰衰败,这个季节总是这样,成熟中透着无尽的凄凉,收获着,也在颓败中尝尽某种宿命的消亡。也总是希望颓败是为了某些新的日子里更丰润的再生,可是有多少人的智慧只在当下,逃不出瑟瑟,在眼里,更在心上。

携带着一些很轻的温度,夜来果然就有一个清澈的梦,伊穿着平日里常常的夹克,清瘦的身形,匆忙的脚步,沉思的脸。只是不言不语,或者有语言,只是以光、以净、以色泽来呈现,这样的表达似乎就只能在别样的境界里了。

那老妇人说伊总是在笑,但是笑的时候,眼睛里则一直是晶亮的泪珠,这些则是我最透彻的感知,伊在的时候,这是一贯的性情,笑中有泪,是对工作的烦恼的无止境的隐忍,隐忍至将自己耗尽。

伊无形的泪在笑的眼里,却真真实实地生长在我的心里,这悲伤的感觉和着我习惯的音乐,淹没了白色的墙,淹没了薄轻的纱,甚至窗外的风,甚至月下的影,甚至夜的深。。。。。。吊兰、绿萝的每一棵,静默地,却疯狂地延伸着根须,在悲伤的土壤里恣意。

泪水是不足以表达某些情绪的,它只是流下来而已,证明有的人的生命那时、此刻会必须以这样的一种状态呈现,正像一些意境是有限的语汇永远不能表达一样,泪水似乎永远只是单薄的饰品,这背后却是无穷的深,无穷的暗,无穷的。。。。。。

我常想:世间有些心是被生活的锋利切割成菲薄的片的,刀痕犹在,血犹在滴,而又在光阴里借着太阳重新长成,甚至不能也不愿意让人看见那些疤痕,更不愿意让人知道那些没有阳光的日子的痛和痒,有一种生命叫暗长,有一种精神是隐忍,似乎,我更尝尽这样的滋味。

欢喜,沉静,悲伤,如是,来来去去,伊在梦中,我在醒处。相顾,年年总是断肠处。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